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他大器晚成,七十多岁带兵出征建奇功,毛泽东称赞他能坚持真理

1

毛泽东主席喜欢读史,对一些有思想的历史人物很是喜欢,在一次和周谷城谈话的时候,毛泽东主席随手翻起了身边的一本线装书,正好看到《赵充国传》,就对周谷城说:赵充国这个人,当年主张在西北边疆屯田,很能坚持自己的主张,他的主张在开始时,赞成的人只不过十分之一二,反对的人达十分之八九,到后来,他的主张逐渐被人们接受了,赞成的人达十分之八九,反对的人只有十分之一二,真理让人接受,总要有个过程,无论过去和现在,都是如此。

毛泽东主席很喜欢赵充国这个人,多次读他的转。赵充国(前137年-前52年),字翁孙,汉族, 西汉名将。

赵充国年轻时打仗很勇敢。公元前99年,他时年38岁,位居副司马,跟随李广利出征匈奴,被匈奴人包围,汉军缺衣少粮,死伤众多,有全军覆灭的危险,赵充国向李广利请令,抽选百十个战士组成敢死队,冒着匈奴箭矢冒死冲杀,李广利带领大军在后面跟随,最后终于冲出重围,挽救了几万汉军,李广利向汉武帝上书表彰赵充国,汉武帝特意召见赵充国,让他脱去上衣,用手抚摸赵充国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忍不住赞叹连连。

汉昭帝刘弗陵继位后,前80年春,氐族在武都(今甘肃西和西南)造反。赵充国奉命带兵镇压,平定叛乱后升为中郎将,又为水衡都尉。同年冬,匈奴二万骑兵入寇,领兵征讨,斩首、俘虏九千多人,并获西祁王而归,因战功卓著被任命赵充国为后将军。

汉宣帝时,任命赵充国为蒲类将军,蒲类国原址在今新疆哈密地区巴里坤湖附近。当地人能作弓矢,训好马,勇猛善战。自古以来,蒲类就是兵家必争之地。随着丝绸西传和佛教东传引发的利益冲突,蒲类更是战火连年,狼烟四起,汉宣帝任命赵充国为蒲类将军,就是以地名为将军名,让他带领三万多骑兵,从酒泉出兵征讨匈奴。

本来计划是和乌孙汇合后一起在蒲类泽攻打匈奴,乌孙到了之后,没有等到汉军就走了。他带兵出塞一千八百多里,西去候山,杀死匈奴数百人,俘虏牲畜七千多头。返朝后担任后将军、少府。匈奴大举发动十多万骑兵向汉塞开来,打算侵扰汉朝边区,汉朝就派遣赵充国统领四万骑兵驻守边境的五原、朔方、云中、代郡、雁门、定襄、北平、上谷、渔阳等九个郡。匈奴单于听到这个消息,领兵退去。

元康三年(前63年),先零羌为了壮大势力,和其他羌人部落首领消除矛盾,订立盟约,并互相交换人质,各部落联合起来后,由于汉朝官吏处置适当,只懂用强,攻打羌人,以至于他们背叛汉朝,攻打城池,杀害地方官员。

汉宣帝想让赵充国带兵平叛,但是他已经是76岁了,就派人征求他的意见,他说:没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了。赵充国带兵到了前线后,不急于出击,首先是分化各部落之间的关系,抓到俘虏就放了,但是在俘虏跟前故意说:哪个首领和我联系了,埋怨不该招惹大汉朝了,汉朝大军只诛杀有罪的人,不要跟着自取灭亡等等言论,搞得羌人之间互不信任。

大军出击匈奴,耗用的粮食布匹惊人,当时的运输条件落后,西域遥远难行,时间久了国家很难支撑下去,汉宣帝就想让赵充国速战速决,一再催促赵充国快快进攻,赵充国认为如果不把匈奴部落分化瓦解了,大军进攻他们就逃跑,大军回撤他们就又来骚乱,因此需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就率领大军追赶匈奴,但是又不逼得太急,以防被逼的情急拼命,天天被追的滋味不好受,就有好多匈奴投降了汉军,有投降的就好言安抚,投降的人越来越多。

赵充国认为要想彻底解决这种局面,就不能马上撤军,大军必须坚持到所有的羌人都投降,但是这样就需要耗费大量的物资,整个汉朝都经不住这样的折腾,怎么办呢?就需要遣散耗费巨大的骑兵,用步兵在西域屯田,匈奴喜欢打仗的也都是一些首领,平民都是喜欢安居乐业的,现在只有几千人还没有投降,只要汉朝大军屯田坚持一年,他们就会走投无路来投降。

可以说这是很有战略眼光的,赵充国认为:战而百胜,非善之善者也。就是说百战百胜也并不是最好的用兵方法,最好的用兵就是先让自己变得不可战胜,对手总有一天会出现漏洞,我们就可以一击必中。他对匈奴的生活习性也很了解,匈奴起兵,青壮年男子可以冲锋陷阵,老弱妇女儿童都要寄托在其他部落,时间一久,必然担心亲人的下落,就会军心涣散,不战而胜。

汉宣帝对他的计划很疑问,一再催促他进兵,把他的计划让大臣们讨论。就像毛泽东主席说的那样:他的主张在开始时,赞成的人只不过十分之一二,反对的人达十分之八九,到后来,他的主张逐渐被人们接受了,赞成的人达十分之八九,反对的人只有十分之一二。

汉宣帝采用了他的计划,汉军一万人留在当地屯田,坚持过了冬天,第二年五月,赵充国就上表汉宣帝说:匈奴本来有五万人,被斩首的有7600人,投降的31200人,淹死饿死的5、6000人,剩下的3、4000人也会投降。

结果等到秋天,剩下的匈奴就把大首领杀了,然后一起归顺了汉朝。

毛泽东主席之所以对赵充国很认同,一个是赵充国有战略眼光,赵充国带兵是一个好将领,冲锋陷阵不是问题,但是他当时不是主将,只能执行主将的命令,没有办法施展自己的战略思想。等他成为一军主将,大器晚成,已经是在70多岁之后,他已经深切到意识到西域边患之所以不能根除,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不定,就是靠单纯的军事手段是没有办法一劳永逸的。大军只有留守在边境才能真正稳固当地的统治,但是耗费物资惊人,时间一长,整个汉朝也承受不了,何况边境线漫长,不只是西域这一个地方,如果急于撤军,匈奴一来,就有得重新发兵,这样来回折腾,人民痛苦,朝廷也经受不住,所以把军队留守在当地屯田,时间一久冬天一来,匈奴就会变得穷途末路,自动来投降,后来的走势也验证了赵充国的战略思想是对的。

毛主席尤其称赞他的是第二点,就是能坚持真理。汉宣帝催促他赶快进兵,赵充国向汉宣帝陈诉他的战略思想,中间来来回回有好几次,要知道当时路途遥远,书信来往一次就得月余,何况皇帝有没有这个耐心尤其是关键,跟着赵充国出征的儿子就惶惶不可终日,害怕皇帝降罪,要求父亲赶快进兵,但是赵充国为了国家长治久安着想,不顾个人安危,反复给皇帝说明自己的观点,最终听从了他的计划。

毛泽东主席说:真理让人接受,总要有个过程,无论过去和现在,都是如此。这说明毛泽东主席对真理被大众接受的过程有着清醒的认识,真理有时候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要想被大多数人接受,那就急不得,虽然说服教育工作要做,但要人们信服真理,就要有时间有实践,通过时间和实践被人们接受。毛泽东主席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后,没有几个人赞成,毛泽东主席一方面是进行说服,另一方面经过时间和实践的反复证明,所有人终于相信了真理掌握在毛泽东主席的手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