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国宝”张澜受邀北上与毛泽东共商建国大计

6

"

1949年的一天,住在香山双清别墅的毛泽东交代身边的工作人员李银桥,给他找件好些的衣服换换,因为他要接见一位很有威望的民主人士。李银桥挑了又挑,也没找到一件不破或者没有补丁的衣服。新做已来不及,毛泽东只好穿了一件整洁干净的补丁衣服站在双清别墅门口等着访客的到来。

李银桥派人下去接客人的时候,毛泽东又专门交代,一定要把车开慢一点、稳一点,他是“国宝”,千万不能把珍贵“文物”碰坏了。话没说完,他自己就笑了。

“国宝”张澜受邀北上与毛泽东共商建国大计

张澜(左),我国著名民主革命家、中国民主同盟主席,被毛泽东称为“国宝”

被毛泽东称为“国宝”的,是我国著名的民主革命家、中国民主同盟主席张澜。张澜是四川南充人,生于1872年,清末秀才,因字表方,人称“表老”。1941年3月,张澜等人协商建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使之成为一个大的力量,居于国共两党之间,调和监督,以期全国终能达到民主的团结”。1944年9月,中国民主政团同盟改称中国民主同盟,张澜任主席。

毛泽东与张澜第一次见面,是在1945年抗战胜利后。8月28日,毛泽东为谋求国内和平,亲率中共中央代表团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当天,张澜得知毛泽东将到重庆的消息,立即决定与沈钧儒、黄炎培等一起去机场迎接。重庆谈判期间,毛泽东多次拜访张澜,交换对时局的看法。毛泽东态度谦逊、平易近人,给张澜留下了深刻印象,他感叹地对身边的人说“大家都应向他(毛泽东)学习”。

1946年,蒋介石悍然发动全面内战后,着手从政治上给自己的统治披上民主的外衣,非法召开“国民大会”。张澜坚持“民盟不应参加分裂的国大”,拒绝出席。张澜的言辞和行动引起国民党强烈不满,1947年10月28日,国民党内政部宣布民盟为非法团体,民盟被迫转入地下,一部分力量转移到香港和海外。张澜年近80,积劳成疾,周围又有特务紧盯,留在了上海。1949年初,国共战场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代总统”李宗仁希望他出面调停国共两党关系,张澜断然拒绝,说:“现在是革命与反革命斗争,而我们站在革命的一边,所以不做调解人。”

“国宝”张澜受邀北上与毛泽东共商建国大计

张澜(右)、罗隆基在上海虹桥疗养院,被荷枪实弹的国民党特务和士兵昼夜轮班监视

此时的张澜,住在上海虹桥疗养院,特务日夜监守,还有荷枪实弹的士兵不分昼夜轮班监视。远在北平的毛泽东得知张澜的处境,当即指示:张澜、罗隆基是民盟的领袖、新政治协商会议的代表,告诉上海的同志们,一定保证他们的安全。

5月10日,国民党上海警备司令部第三大队副队长阎锦文带着武装特务闯进虹桥疗养院,用枪逼着张澜和民盟副主席罗隆基(当时也在疗养院治病)跟他们走。张澜临危不惧,厉声斥责说:“你们可以用枪打死我,但我决不离开这里!”张澜的凛然正气感染了当日值班的副院长郑定竹,他挺身而出,用身家性命担保,让张、罗二人继续留在医院治病。此后,特务们对张澜严加看视,轮班值守,把张澜和罗隆基囚禁在一间病房达一个多月。5月24日,国民党军队从上海撤退之际,特务头子下令要以送张、罗到台湾为名,秘密绑架到吴淞口外,沉尸江中,由阎锦文负责执行。当晚,阎锦文荷枪实弹来到张、罗病房,大声喝道:“张澜、罗隆基快些上车,我们是奉命转移,不得延误。”张澜、罗隆基被押上一辆汽车。但是汽车却开到了起义将领、上海警备司令杨虎家里。中共地下党员和解放军便衣立刻迎上前去,祝贺他们安全脱险。原来,周恩来对营救张、罗早已做了周密安排,阎锦文是地下党组织通过杨虎安置的保卫张、罗的人。当张澜得知自己是在毛泽东关心下被营救到达解放区时,对罗隆基说:“努生(罗隆基字努生),看见没有?恩同再造!”

5月27日上海解放,31日张澜致电毛泽东、朱德祝贺上海解放。6月1日,毛泽东电邀张澜北上,共商建国大计。

张澜接到电报,立即由上海乘车到北平,下榻北京饭店。毛泽东得知张澜到北平的消息后,准备第二天亲自前去拜访。张澜对毛泽东亲自来看望十分感动,坚决要求到香山拜访。那天,毛泽东在双清别墅门口相迎。张澜一下车,毛泽东便迎上前去扶着老先生,边往院里走边说:“我说不要您上山,有事我可进城。您老应多保重身体,我们还要共同建设新中国。”

张澜说:“这是我几十年的愿望。虽然我年龄大了,但很高兴能看到这样伟大的胜利,我还要再活十年,为建设新中国尽力。”

二人会见时,谈及民盟过去对新政府内政外交的意见。那是1948年10月,吴晗离沪北上之际,张澜、黄炎培、罗隆基等托他向中共中央转交一封建议信。信中提出,如果民盟参加联合政府,要保留其退出的权利,实际上如同西方国家的反对党;并建议新中国实行“协和外交”,即美苏并重的外交方针。

时过境迁,张澜向毛泽东表示,民盟被迫解散,合法在野党的幻想破灭,使我们明白,第三条路线在中国行不通。民盟一部分中委在香港召开一届三中全会,公开提出反蒋反美政策,我们留在上海的中委内心是赞同的。这在民盟历史上是一次根本性的转变,由一个走第三条路线的中间派,转变为中共领导下的民主党派。我们现在就是以这种地位参加新政协的。他还深有感悟地说:“从今日的国际关系看,美国不可能放弃支持国民党政权的政策。这样,我们同美国的关系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善。在这种情况下,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如主席所说,一边倒。我理解,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毛泽东善解人意地说:“张表老的意见很对,我们现在可以明确一点,民主党派不是在野党,而是在朝党,我们早就设想,未来的新政府将是联合政府,民主党派将在这个政府中占有一定的地位。我们要联合执政,因为我们大家都是一道斗争过来的,民主党派也有功劳的。”他还解释说,民主党派有民主党派的作用,这种作用往往是我们起不到的。

9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召开,张澜在开幕式上讲话说:“中国今天这个新民主主义的局面,是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主席英明领导的结果,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英勇战斗,和全国各民主党派、各民主阶级的民主分子奋斗牺牲的结果。”“我们要把握这个千载一时的建国机会。我们要在毛主席领导之下,精诚团结,共相勉励,以完成这个建设新中国新社会的历史使命。”

“国宝”张澜受邀北上与毛泽东共商建国大计

毛泽东与张澜在天安门城楼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张澜在给儿子张乔啬的信中写道:“今天是由新民主主义走上社会主义,再走上共产主义。决不再走英美帝国资本主义的民主的路。”

本文原标题:毛泽东与张澜香山面叙

来源:《老一辈革命家在香山》,北京出版集团公司北京人民出版社,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北京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组织编写

"
分享到: